蒲白建莊礦業:小小說:老王頭“送禮”記
首頁 > 文學 > 散文

蒲白建莊礦業:小小說:老王頭“送禮”記

2021-10-19 17:07:29    258次點擊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  發布者:18361233327       字體:【

分享到:

蒲白建莊礦業:小小說:老王頭“送禮”記
 
說起老王頭,那可是個摳門的主,十里礦區沒有人不知道的,職工們都戲謔的說他:“老王頭,過日子一個錢能掰開花,抱個秤砣還指望下崽呢!哈哈……”
可最近不知咋回事,自從老王頭從醫院做了個闌尾小手術,就悶悶不樂的,整個人像丟了魂一樣,嘴巴嘰里咕嚕地說著什么,時不時長嘆一口氣,急的老伴不知如何是好。在老伴的一再追問下,老王頭才說出來了實情,原來是在住院的時候,醫生給他做了全身體檢,告訴他井下濕氣重,患有類風濕關節炎,讓他想起以前時常覺得腿胳膊疼,以后咋工作呢。醫生無意的一句話卻愁煞了老王頭,這幾天一直悶悶不樂的。
“哎!娃他大,不行咱找找礦上領導,把你的情況說一下,看能否換個工種,再說一直在一線干,再三年都退休了。”
“你知道我就不愛說話,尤其不敢見領導,咋開口呢?”老王頭頓時臉上漲得通紅,眉頭上的皺紋擰成了一個川字。
“不行咱送點禮,你這腦子要開竅,說不定還就辦成了。不說了,就這樣辦,我給你準備東西去。”老伴一時竟高興地拍了兩下手,端直朝門外走去。
“娃他媽,別……”老王頭話還沒說出口,老伴早已出了大門。“這婆娘,哎!”老王頭在心里暗暗嘀咕到。
十月深秋的建莊,綿綿的秋雨終于拜別了這片群山環繞的莽莽喬山。傍晚,郁郁蔥蔥的山林透著淡淡的霧氣,像紗幔一樣輕輕飄敖,又似畫家潑墨,山變成了景,做成了一幅幅丹青,如絲如畫,宛如仙境。此時,老王頭正提著一個大工具包,里面是老伴特意準備的好煙好酒,聽說一條煙就好幾百,讓平時本身就摳門的老王頭心疼了好一陣,但又想想現在自己的工作環境,最終老王頭牙一咬,“管他呢,豁出去了,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。”
一陣焦急的等待,深秋的山風讓老王頭覺得渾身有點發冷,他蜷曲了一下身子、躲進墻角,但眼睛時刻瞅著樓梯口。不一會兒,隊長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老王頭眼前,估摸隊長到宿舍了,老王頭才悄悄溜到樓梯口,看看四周沒人,趕緊爬上樓梯。好不容易到門口了,老王頭又犯難了,不知道該怎樣說,徘徊了好一陣。終于,老王頭猛地吸了口冷氣,使勁跺了下腳,敲了兩下門。
“誰呀!來了”房子里傳來了隊長沉悶的聲音。
“老王頭,你咋來了。你這可是稀客,快進來!”隊長熱情地讓老王頭坐下,端茶倒水,忙得不亦樂乎。
“班組長都說你工作積極認真,平時對你關心不夠,這次身體恢復的咋樣?還有個事準備給你說”隊長笑著和他拉起家常。
老王頭尷尬地笑著,手不停地揪著衣服一角,慢慢才說明了來由,趕緊把煙酒掏出來放桌上。“這可使不得,老王,黨有紀律,你可不敢讓我犯錯,我正準備給你說這個事呢。”隊長連忙攔住老王頭,示意坐下。
“你的情況咱隊上也知道,考慮到你年齡大了,身體又不好,準備想讓你到二線去工作,F在開展黨史學習教育活動,就是要關愛咱的職工,為職工辦實事,隊上已把你的情況都如實向礦上領導反映了,你就放心吧!”
“那太感謝了,感謝組織關心。”老王頭激動的竟抹起眼淚來。
出了隊長的門,礦區的霓虹燈閃爍,映紅了老王頭的臉。此時的老王頭覺得自己像換了個人一樣,剛才那送禮的囧樣霎時間拋到九霄云外去了?纯词种械亩Y品,又抬頭看著廣場迎風飄揚的五星紅旗,老王頭眼眶瞬間濕潤了,心里不由的默默說到:“還是黨的干部好呀!礦上領導心里時刻裝著咱職工呢!”(朱海峰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這篇文章好看嗎?

已有 人覺得挺不錯!

欧美高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