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白建莊礦業:悠悠歲月母恩情
首頁 > 文學 > 散文

蒲白建莊礦業:悠悠歲月母恩情

2021-10-19 17:05:53    256次點擊               發布者:18361233327       字體:【

分享到:

蒲白建莊礦業:悠悠歲月母恩情
母親嫁給父親的時候才18歲,正是個很燦爛的年齡。在這樣的年齡里,本應該擁有許多絢麗的夢,但是母親卻沒有。也許是生活對于她委實過于沉重了的緣故。
母親的婚禮極其簡單,是父親套著馬車把母親拉回來的。那是一個冬季,出嫁的路單調而寂寞,路旁的樹木光禿禿地站立在兩旁,馬車穿過一片六七里土路,母親就走完了她出嫁的路,跟隨父親來到了一個名叫仁和村的小山村。
母親一生勤儉,地里干活回家總會隨手撿拾一些枯樹枝,夾在腋下,拿回家引火做飯。父親總會默默地看著母親,慶幸自己娶了一個會過日子的女人。父親那時家里窮得叮當響,十五歲雙親就相繼去世,丟下父親兄弟倆相依為命。母親沒有抱怨,她既然選擇了父親,就義無反顧要和父親一起承擔。每次父親從礦上遲遲不得回家,母親便會站在村口的大坡上張望著村東頭的井架,直到等到父親出現,她才肯回家。
母親的心是極軟的,村上死了人,她都會去吊唁,陪著人家流淚,眼睛哭成了桃子。她的情感已超出了血緣的范圍,她是為生命的苦短無常而哭。母親的心是善良的,她對春天田野里長出的綠油油的麥苗倍加愛護,看到路邊被踩歪的麥苗,她都會蹲下身,細心地培上土。“一年的莊稼,咱農民的口糧!”母親常常這樣教育我們。
每次離家,母親總是嘮叨個沒完,還固執地要送我到村口,在車的反光鏡中,我依然能清楚地看到母親依舊不肯離去,像木刻一般佇立在塵土飛揚中很久,很久……
母親那一代人經歷的苦難已經隨著歲月的流逝遠去了,卻讓人永生銘記。如今,母親老了,去年一場腦梗給母親留下了很重的后遺癥。吃飯時常常把飯菜嚼了一半就又吐到地上,一會兒又笑了起來。有時陪母親看電視,她就呆呆地坐在沙發的一角,低垂著頭,嘴角邊掛著兩行口水……她已經無暇去看電視了?粗F在的模樣,我心痛如刀絞。
母親累了,我扶著她慢慢躺下,閉目休息,躺在床上的她,顯得那么嬌小,蒼白的臉上多了幾分憔悴、幾處老年斑,眼角布滿了皺紋,歲月的滄桑都留在了臉上。我多想摸摸母親的臉頰,又怕驚醒她,只能靜靜地守著她、看著她!這么多年,是母親源源不斷教給我做人的道理,給予我生活的力量。
母親給予孩子們的愛太多太多了!“我原想收獲一縷春風,你卻給了我整個春天;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,你卻給了我整個海洋;我原想親吻一朵雪花,你卻給了我整個銀色的世界……”默誦著背了好多次的詩句,讓終于控制不住我失聲痛哭!
而我只是一片樹葉,現在,我該用怎樣的努力,才能回報母親給予的我的愛?(朱海峰
 
 

這篇文章好看嗎?

已有 人覺得挺不錯!

欧美高清